汉时白萩

主要混迹于凹凸,全职,小英雄和aph。基本上都是全员吹,小英雄咔吹倾向多一点。顺带一提是个普瑞斯特女孩嘻嘻嘻。

自家女儿www
设定啥的之后再想好了

瞧一瞧,看一看啦!我真的为各位老师太太疯狂打call!无论是国士无双,还是当我在这里,太太们的本子从来没让人失望过!!!

2018耀诞企划主页:

捞一把,踢一脚。

雀酒Finch:

大爷快来看一眼(。)
救救孩子。

2018耀诞企划主页:

“千万年前,我诞生于混沌之中,成为这世间的第一个‘人’。
天与地是我的骨骼,山河湖泊是我的血脉,飞鸟与走兽是我的肌肤;凡我所立足之地,结为国土。
我有一个名字,在喉间反复呐喊过千百次。
我的名字,叫做王耀。”
耀诞企划本的本宣来啦,详情见宣图。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新的一个生日,也要继续喜欢老王!

刊名:《唯一的你》
原作: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主要登场人物:王耀
规格:A5
字数:待定
页数:待定
随刊附赠:内页cos明信片/其余待定
定价:待定,成本价出售
购买须知:如需购买本子,请加入印调群:588641441,耀诞本一切相关信息都将在群内发布。
注:本子供稿全由小伙伴们提供,所以字数/P数尚未确定,后续将在印调群群内公布。

STAFF:
策划:胖达组
封面/设计/排版:北町有鹭
曲:仙仙
供稿文手/画手/Coser大致可见宣图,并不完全。

特别感谢:阿葬/JING/柳亦/龙临/洛何/穆衍/轻鸟 对耀诞本的大力支持。

疯狂截图!这个机绿太人妻了吧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可爱死了

游记什么的……

                            梦里江南(其一)
                                             ——杭州·西湖印象
         有诗云:“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此番旅行虽未至扬州,却也在杭州好好体验了一把江南水乡的温婉贤淑。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西湖是去杭州必定要打卡的地方。八月中旬,既不见苏堤春晓,也不见断桥残雪,就连荷花,也谢了个七七八八。但是即便如此,西湖依然有着别处无可比拟的美景。荷花虽香消红陨,荷叶却依然苍翠欲滴,微风从对岸吹来,抚过湖面,荡漾起圈圈波纹,又带着莲子清香去往他处。
         虽未能看见雷峰夕照的景致,但是雷峰塔却是一定要爬一爬。看着雷峰塔,便会想起一段美丽的爱情,一段悲情的传说,法海真的不懂爱吗,白娘子又是不是真的被孝心满满的儿子救了出去?这一切都不得而知了,只有一堆废墟瓦砾,和一座重建的高塔。从雷峰塔下来之后,我们找了一家饭店吃午饭,点了一份套餐,其中就有西湖醋鱼这道杭州名菜。醋鱼用的醋并非平日吃饺子用的山西陈醋,而是镇江香醋,不酸,却有一种不一样的香气,也可以算是香气扑鼻。
         吃过午饭后继续沿着湖边漫步。午后的太阳有些灼人,却无法阻止我们兴奋的脚步。只看见,苏堤白堤修得笔直,岸边垂柳随风轻摇;湖面波光粼粼,水下鱼群来来往往。看远方,高楼林立;望天空,白云悠悠。一幅极美的西湖画卷呈现在眼前,直观地见识到西湖触动人内心深处的美感。
        坐在游船上的感觉是新奇的,湖面上娓娓而来的风清凉湿润,令疲惫的身心得到放松。登岛之后,各式各样的鸟鸣声,汇聚成一首大自然的礼赞乐章。
       等在回到西湖岸边,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把断桥作为终点站之后,我们就向那个方向走去。这时候,湖面上突然刮起了大风,湖中小船上的船夫使出全力,让小船在掀起波浪的湖中保持着平衡,垂柳的枝条被吹成水平的线条,支撑用的柱子也发出“负隅顽抗”的“嗡——嗡——”声,游客们纷纷惊呼,裙角长发在风中舞蹈,太阳伞也配合着左右倾斜。
等走过了人满为患的断桥,这场旅途也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曾经看见过这样一句话:“西安人可能不是没事就喜欢去看兵马俑,武汉人可能不是没事就喜欢登黄鹤楼,但是杭州人不一样,他们真的喜欢没事就去游西湖。”可能有开玩笑的成分,但是我所见的,的确如此。西湖的游客里,除了我们这样的外地人,有步伐矫健却缓慢的老年人,也有身穿制服的学生。所以,杭州是不一样的,西湖也是不一样的。就是这样一种生活情调,给烟雨中朦胧的江南,染上了人间的烟火气。飘渺,又倍感真实;亲切,又不失美感。
烟雨中的杭州,美丽,且亲切。而我,一个匆匆的过客,说上千言万语,也不过是想证明,我爱这片湖,             我爱这座城。
        最忆是江南,最忆是杭州。
        而乌镇,这座如今商业化气息浓厚到散发恶臭的小镇,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上色火葬场。

自己的女儿自己疼www

【男神X你】关于睡姿问题的设想

#乙女向#
#私心产物#

轰焦冻X你
    每晚睡觉的时候,轰同学总是在你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从背后抱住你,然后头在你脖颈蹭蹭,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埋下去。
    或许白天两个人都很忙,很少黏在一起,所以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不会放手。要是你不愿意,他也用他明亮无辜的眼睛望着你,直到你缴械投降。他就像一只大型犬类,只要是两人共处的时光,总喜欢粘着你。
    "抱抱。"
    「每次撒娇都是这一句!真是的!我对这句话已经……毫无抵抗力了」你恶狠狠地想到。

爆豪胜己X你
   爆豪同学的暴脾气在睡觉时也表现得淋漓尽致。
    睡不着的你看着已经呼吸平稳的他,鼓着腮帮子,拿手指戳戳他柔软又有韧性的腹部。
    "真是的……"他缓缓睁开眼睛,一把把你搂进怀里。额头撞在坚挺的胸肌上,你吃痛地嗔怪他:"太用力了!笨蛋!"
    "哈?你再说一遍!"
    "……"秒怂的你选择了沉默。
    你抬头,看见他偷笑还未放平的嘴角。
    "这样就行了吧,别啰嗦,明天事务所一大堆事呢!快睡觉!"
    不得不说,被抱在这样一个怀抱里,相当有安全感呢。

绿谷出久X你
    绿谷一直是极其温柔的。
    因为你吵着要看流星雨,哪怕明天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做,他也选择陪着你。
    "唔……"已经凌晨1点多,困意渐浓,你揉了揉眼睛,"怎么还没来啊,是不是被骗了……"
    "困了的话就先睡一会儿吧,我替你守着,来了我再叫醒你。"绿谷听见你说的话,善解人意地说道。
    此刻的你们并排躺在一片草地上,泥土和草地的清香混合着彼此的温暖,传递在你们二人之间。
    天上繁星闪烁,却不见流星身影,你有些失望,偏过头,看向绿谷。他也正好望向你。他眸光清澈,竟比天上星还有璀璨。
    「我想我已经见过全世界最极致的美景了。」你这样想着,闭上眼睛。
    "要记得叫我哦!"
    "好。"
    两只手相握着,并排躺在草地上。并没有过多的接触,你却能清晰地体会到独属于绿谷的温柔。
    「真幸福呢。」
    至于流星,来不来都无所谓了。

【瑞金】大学(xiao)霸和大麻烦的爱情故事②

这章雷狮和卡米尔就出场了w(就一点点)
可能会写安雷的副cp,当然主线是瑞金啦。
设定是格瑞和金不是发小,以前不认识的那种。
注意避雷啦!
尽量不ooc(但是对不起我很皮OTZ)

————以上————

前情提要:
         金上学途中遇到高年级学生勒索抢劫,正是危急时刻,一位名叫格瑞的同校生出手相助,危机化解后两人一起开开心心(你确定?)牵着手手去上学,在校内传为一段佳话(?)。

第二章
          高一(B)班,此刻教室里想炸开了锅。
         "金!你真的和那个高二的格瑞一起来上学的吗?"同学艾比超级兴奋地问。
         "对啊对啊,听说你们还牵手了!什么情况!"不少女生附和着。
        "额……"看着眼前的架势,金彻底傻了眼,他没想到就一起上个学而已,女生们反应怎么这么大,"有这么夸张吗?"
         "当然有!那个人要是别人就算了,那可是格瑞——你知道吧?高二(A)班的传奇人物!"艾比喝了口水继续说道,"他呀,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冰块儿!从来不理人,上课也是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可是成绩却非常好,一直是年级第二,所以老师也不好说他,而你!金!你居然——能和他牵手!这件事非常不可思议好吗?"
         "不是的,当时快迟到了,我怕他磨磨蹭蹭迟到,才拉着他跑的!"金连连摆手,示意她们误会了,"而且  他之前帮了我……"
         可惜,后面那句话声音太小,被嘈杂的议论声掩盖过去。
          "哦?他居然没有甩开你?"不知什么时候,古灵精怪的少女嘴里含着棒棒糖,从金身边冒出来。
         "哇!凯莉!你什么时候来的!吓我一跳……"金吓得蹦起来,"你不是(A)班的吗,怎么跑(B)班来了?"
          "本小姐当然是,"凯莉停顿一下,漂亮的蓝色大眼睛咕溜溜地转了一圈,"当然是关心你啦!"
          "真的吗?凯莉!你真好——"这个"好"还没说完,凯莉噗嗤一笑。
         "假、的,"凯莉好心情地蹦着走出教室,"这样你也信,真是笨得不可理喻。看来你这里的瓜没有了,我再去楼上看看。"
         "瓜?什么瓜?"金一头雾水,"紫堂,你知道吗?"
         被凯莉这么一闹,围在金身边的人也就散了,金走到紫堂幻面前,问。
         "嗯……凯莉的意思,应该就是,八卦吧。"周围的人还在叽叽喳喳小声议论,终于,紫堂下定决心似的,"金!"
        "嗯?"金坐到紫堂同桌的板凳上,偏过头,"什么事啊紫堂?"
        "你,你以后还是离那些人远点吧,你只是和他一起上个学就闹这么大,我担心……我担心你和他走进会有危险。"紫堂幻畏畏缩缩,倒是说了个完全。
         "知道啦,"金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谢谢你的提醒啊紫堂,我以后会注意的!"
        "嗯!"紫堂点点头,也笑了起来。
————楼上
        "喂!格瑞!今天总该好好打一架了吧。"矮个子男生身后跟着两个随从,拦在格瑞面前。
       "让开,嘉德罗斯,"格瑞微微皱了皱眉,又说,"这里是学校,我没有心思和你打架。"
  "哼,是么。我听说,"嘉德罗斯一声冷哼,"今天早上,有个高一的小子和你一起来的,怎么,你朋友?"
       "不认识。"格瑞诚实地说道。
       "哼,别装了,你不过是想保护他吧,你们一定认识,关系还挺好!"
        "……"格瑞面上毫无表情,心里却哭笑不得。是真不认识。
       "呵,你不愿意打,我就去找他。"嘉德罗斯心想这下   格瑞该答应了吧。
        "……您请?"
         殊不知,格瑞突如其来地一皮,差点儿让嘉德罗斯闪了腰。
        "我们走!"嘉德罗斯气呼呼地一挥手,祖玛和雷德便也跟在嘉德罗斯身后走了。
————
        金这边也正忙着呢。
        "你们老大找我?你们老大是谁?"金摸摸后脑勺,看着今天早上打算勒索他的两个人,问。
        "哎呀,我们老大是谁不要紧,主要是今天早上多有得罪,我们老大说让我们请你过去赔不是呢,"那个名叫帕洛斯的人笑嘻嘻地搭上金的肩膀,"走吧走吧!"
       "其实也没什么事啦……"金不好意思地说。
        "那怎么行,老大请的人,我们哪儿能不带过去呢。"
      "可是……"金一回头,看到疯狂摇头的紫堂,还是想拒绝。
      "嗯?怎么?"帕洛斯顺着金的视线看过去,紫堂打了个哆嗦,连忙低下头做题了。
      "……"就算是神经大条的金,此刻也觉得有些不对。其实他一直没注意,这两个人进教室之后议论纷纷的同学都安静了下来。
      "我还是……不去了吧。"金停下脚步,抬头坚定的说。
     "这……恐怕由不得你了。"帕洛斯一招手,大个头的佩利也走了过来,就这样愤愤不平的金就被这样一左一右地搀扶着向着海盗团的活动室走去。
      刚下楼梯便看见这一幕的嘉德罗斯有些震惊。
     "哦?居然还和雷狮海盗团的渣渣们关系很好?这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难道格瑞已经和雷狮海盗团联手了吗?呵……"如此想着,嘉德罗斯露出了与他年龄不符的成熟笑容。
     格瑞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同一时间,雷狮也打了个喷嚏。
     "大哥,你感冒了?"卡米尔关切地问。
     "不,我没事。"雷狮摸了摸鼻子,翻个身,闭上了眼睛。
     "要不大哥你还是别睡在沙发上了,休息室里面有床的。"
     "我就打个盹儿,"雷狮坐起来,"一会儿……"
     "就该有客人上门了。"
 

分享欧气给小可爱们呐!
好激动居然一次出三张天赐!
要问写的什么的话,画了小心心哦!

【瑞金】大学(xiao)霸和大麻烦的爱情故事(一)


       今年的冬天来的比往年早上许多。不过10月,秋高气爽的季节,凉风已经把人们送进了毛衣的怀抱。
金发少年自然是不例外的。
       "我出门啦!"背上书包,匆匆拿起桌上的牛奶,少年飞快的冲出家门。
       "路上小心,注意安全!"厨房里的少女系着围裙,闻声走了出来,叮嘱着。
       "知道啦!"门外传来少年大声的回应。
少女无奈的摇摇头,走到门外,一路目送自家弟弟飞奔的身影。
       "秋,早上好啊。"邻居的阿婆拄着拐杖,也出门来看,见少女站在外面,便打了个招呼。
       "怀特阿婆,早上好。"秋有礼貌地笑笑,说。
       "金这小家伙又起晚了吗?"
       "啊,是的,他总是这么急急忙忙的,冒冒失失的。"谈到自家弟弟,秋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年轻人有朝气才好哩!"阿婆摇摇头,表示对秋说的话的不赞同。
       "哦对了,阿婆,我今早做多了一些三明治,金这小子又没顾上吃早餐,您要是还没吃,不如尝尝我的手艺呀?"
       "哦,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秋,你的手艺一向是我们楼里最好的,阿婆今天可是托了金的福啊。"
       "哈哈哈,您这是哪里的话,想吃什么您说,只要是我会的,我就能给您做。"
——————
       那边邻里街坊一团和气,这边,可就不是这样了。
      "你,你们干嘛!"金看着不怀好意围上来的一群人,被逼的步步后退,退进了一条漆黑的小巷里。
      "你说呢?把钱拿出来!"金色长发发男子上身赤裸,恶狠狠地说。
      "你,你……你不冷吗?"金的脑回路注定是不可能正常的。
        一般人这时候肯定是怒气冲冲的,但是,这个恶狠狠的男人,似乎脑回路也不一般,只见他愣了一下,说到:"你不说我还真没觉得,是有一点哎!"然后他转头冲着同行的拖把头男子喊,"喂!帕洛斯!你还有衣服没?"
       "……佩利,别忘了正事。"帕洛斯无可奈何,把自己的校服甩给佩利。
        穿上校服,金眼前一亮:"咦?你们也是凹凸高中的吗,好巧我也是!我刚入校不就,是高一的,你们呢?"
       "哦,好巧我们是高二的,我们就是大名鼎鼎的……"这时候佩利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恶狠狠地冲金喊到,"都差点忘了正事了,快把你的钱都交出来!"
      "你们这样是不对的!这叫抢劫!"金护住书包,大喊。
       正在这时候,旁边突然传出一声冷哼。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进了在场人的耳朵里。
      "谁!"佩利和帕洛斯警觉地退后一步,只有金愣在原地,呆呆看着声音传出的方向,像是没有反应过来。可是天还没亮,小巷又没有灯,只看了一个人的模糊轮廓。
      "大名鼎鼎,呵,"来人嗤笑一声,"臭名昭著才对吧。"
     "你!"眼见着佩利又要冲上去,帕洛斯眼疾手快拉住他。
     "你是……"帕洛斯眯起眼睛,他的夜视视力一向出众,"格瑞?"
      听到这个名字,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只有金,半晌,问:"格瑞……是谁?"
      "……"
      "……"
      "……"
      三人选择无视他。
      "滚。"格瑞冷冰冰地说。
      "你TM……"佩利脾气一向不好,很久没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了。
      "佩利!"帕洛斯暗暗使了个眼色,冲格瑞笑笑,"不知这位是您什么人呢?"
      格瑞不说话,冷冷地看着他,面无表情。
     "你要是想知道。让雷狮亲自来问我。"
       听到雷狮的名字,两人明显忌惮了几分,佩利蔫儿了半截,帕洛斯神色如常,语调却低了几分:"今日之事请您大人有大量,别告诉雷狮老大,我们这就走,"然后就转头冲着金说到,"今日真是对不起,这位小同学,你在高一几班,改日一定来赔不是。"
       "哦,我在……"金刚想说话,格瑞打断他。
       "没必要。"
       "那,我们就先走了。佩利,道歉。"
       "哼,对不起。"声音小得听不清。帕洛斯哈着腰飞快地跑了。
        出了小巷,佩利不满地冲帕洛斯喊:"喂!帕洛斯,他只有一个人!我们难道打不过他吗,这么窝囊!"
        "笨!好汉不吃眼前亏!况且和这种角色打架,你以为就真的只是打架而已吗。"帕洛斯在心里骂了一句蠢货,然后解释道。
——小巷里
      "你也滚。"格瑞冷冷地冲金说道。
      "我,不管怎么说,谢谢你帮我。"
      "我没帮你。你们吵到我睡觉了。"格瑞板着脸,说。
      "睡觉?你在这里睡?"显然金一向是抓不住话里的重点的。
      "啰嗦。"格瑞不理他,自顾自地向外走去。
      "唉,那个,你叫格瑞是吧,你在这儿睡觉肯定没吃早餐吧,我这儿还有瓶牛奶,就当是我给你的谢礼吧!"金从后面追上来,把手中还是温热的牛奶递过去。
      "……"格瑞犹豫了一下,没有接。
      "哎呀拿着嘛!"金郑重地交到格瑞手里,"快喝!"
      "……"格瑞拿着牛奶,瞥了一眼金,看见这货满脸期待,有点头疼。自己可能捡了个麻烦。
       "你不去上课么。"这一天,大学(xiao)霸格瑞终于想起他遗忘很久的学校作息时间表,看了一眼手表,问。果然这就是不想被烦死的强烈求生欲的作用啊。
       "啊!要迟到了!我先走了,你记得喝啊!天呐……"金正准备狂奔,突然回过头,"咦,你穿着校服,你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别磨蹭了,快迟到了!"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拉起格瑞手就跑。
       "……"
       丫跑的还挺快。
        于是凹凸高中的各位同学见到了一个堪比世界未     解之谜的现象:。
         "卧槽,那是格瑞吗?"
         "夭寿啦今天的格瑞竟然为了不迟到而飞奔?!"
         "不会是有什么大领导要来吧我都不敢迟到了,快跑!"
         "天呐,格瑞前面是有个人吗?"
         "老天他们居然拉着手!"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生人勿近的格瑞吗……"
……
          舆论中心的金浑然不知他已经成了话题人物,但是舆论中心的另一个主角却知道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人设崩了。格瑞觉得自己感觉不是很好。早知道就不管这货了。
           但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孽缘这东西,该来的总会来。